資訊中心 News
資訊中心
您現在的位置:新聞首頁 >> 行業新聞 >> 中國電力行業及企業再探:火電整體行業性崩潰或提前到來 倒閉潮不可避免

中國電力行業及企業再探:火電整體行業性崩潰或提前到來 倒閉潮不可避免

日期:2016年8月25日 16:15

火電整體行業性崩潰或提前到來 倒閉潮不可避免

在經濟增速沒有大幅上升、電源建設速度沒有明顯下降和計劃電量放開時間不變的條件下,3-5年之內,中國電力市場將迎來一場大潰敗,一塌糊涂的大潰敗。

當然,這里所說的電力市場特指發電側,尤其是以煤電為主的發電企業,未來幾年內將不可避免地面對大面積虧損和電廠倒閉潮,其慘烈程度可與當前煤炭和鋼鐵行業相比,還可能更甚。

先看看這兩組數據:山西省當前電力總裝機近7000萬千瓦,而全省最大用電負荷2200萬千瓦!甘肅省電力總裝機5000萬千瓦,全省最大用電負荷不足2000萬!盡管兩省都有幾百萬千瓦外送電量,但仍杯水車薪,這種產能過剩程度不能不令人咋舌!

兩年前,筆者在寫《即將到來的電力過剩》一文時,全國范圍內火電設備發電小時數還在4700小時左右,但當時已經凸顯電力過剩的各種特征,去年這一數據已經下降到4329小時。如今,火電設備發電小時數再創新低:今年上半年,全國火電設備平均利用小時1964小時,同比降低194小時,全年跌破4000幾成定局,悲觀者甚至預測全年可能只有3800小時。

這一數據對絕大多數火電廠而言,已經是盈虧平衡的生死線。

在可以預見的未來幾年內,火電發電小時數好會直線下降,因此火電的整體行業性崩潰可能會提前到來,倒閉潮將不可避免。支撐上述結論的有以下幾點:

1、經濟形勢持續弱勢,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長期低迷。

當前經濟形勢,相信大家都深有體會,“錢難賺、臉難看”已成新常態,再加上供給側改革、去產能、僵尸企業、關高耗能等等,結構調整越發加碼,而調整力度越大,全社會用電量被砍就會越多,因此未來幾年用,用電量不大幅下降已屬超常發揮,過去黃金十年的增速已然遠去,完全成了過去時。

很多人判斷,即使經濟再出現類似2008年強度的危機,本屆政府改革的力度也難以削弱,再次出現大規模貨幣放水的可能性很小,正所謂“強總理溫刺激,溫總理強刺激”,當前政府經濟轉型決心之大,出乎意料亦前所未有。

這種背景下,全社會用電量增速必然放緩,而相比之下新增發電裝機依然高速增長,二者矛盾的最大受害者就是火電企業。

2、新增機組大干快上,年度新增裝機仍在1億千瓦以上。

盡管全社會新增用電量大幅走低,發電設備利用小時數直線下滑,但年度新增裝機卻絲毫未受影響,大干快上,依然火爆。

2016年上半年,全國全社會用電量2.78萬億千瓦時,同比僅增長2.7%,相比之下,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裝機容量15.2億千瓦,同比增長了11.3%,是同期全社會用電量增速的4.1倍。

2016年上半年,我國新增發電裝機5699萬千瓦,同比多投產1360萬千瓦,尤其是火電,在設備利用小時創出十年來新低的背景下,新增裝機規模卻創出“十二五”以來的同期新高。截至6月底,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火電裝機容量10.2億千瓦(其中煤電9.2億千瓦),同比增長了7.9%。

中電聯預計,2016年全年,全國基建新增發電裝機1.2億千瓦左右,其中非化石能源發電裝機7000萬千瓦左右,煤電5000萬千瓦左右。由于未來火電裝機將受到限制,而非化石能源裝機在政策綠燈下將大幅增長,火電的空間無疑受到大幅擠壓。

從這個角度看,火電裝機繼續增加,產能過剩將更加嚴重,結果會導致“火電自殺”。火電裝機不再增加,而可再生能源裝機大幅增加,結果將導致“火電被殺”。無論如何,火電都是受害者。

3、煤炭去產能影響超出預期,火電成本驟然上升。

在火電企業的所有成本中,65%-70%來自于燃料,也就是煤炭。當前煤炭價格處于五年來的幾乎最低谷,這給火電企業帶來了巨大利潤。然而,這一趨勢即將逆轉。

自煤炭價格崩潰以來,國家多個部門使出了“洪荒之力”進行干預,提出的口號也推陳出新,“供給側改革”、“去產能”等等,到今年6月,這些改革終見成效,上半年煤炭產量大幅下降,價格開始回升。這一強有力的政策推動,對很多煤炭企業來說,是讓價格重回軌道的福音,但對眾多火電企業而言,這簡直就是噩夢。

2015年中國約有20億噸的煤炭用于發電,煤炭價格每噸漲10元,對發電企業而言,就增加200億元成本。專家預計,若去產能政策依然嚴格執行的話,今后1-2年時間,煤炭價格將會有50-100元/噸的回升,就此一項發電企業成本就將增加1000-2000億元,而占全國總裝機一半份額的五大發電集團,去年“豐收年”利潤總和也僅僅1000億出頭。

去產能背景下,煤炭市場正在由買方市場向賣方市場過渡,最大的受害者,又是火電企業。

4、計劃電量放開,可能成為壓死火電的最后一根稻草。

長期以來,我國電力市場采取的是計劃電量分配制度下的“半市場”做法,也就是在2002年廠網分開之后,發電側并未實行真正的競價上網,而是每年年初電網調度機構和地方政府按照計劃的方式為發電廠分配電量,這在很大程度上保證了發電廠有電可發,尤其是在電力短缺的時期。

然而,這一類似“發糧票”的政策保護即將被廢除,新一輪電改的配套文件《關于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工作的通知》規定,未來幾年內,電力企業的所有發電量都將被推向市場,上網電價和銷售電價將會全部放開。這一政策的逐步實施,可能成為壓死火電的最后一根稻草。

盡管目前計劃電量還未全部放開,但這一政策給火電企業帶來的負面影響已經顯現。據內部人士透露,在取消了計劃電量的甘肅省某市,一家火電企業在年度的電量競爭中,由于報價太高,竟未獲得一度電量,這就意味著接下來一年時間,這家有著幾千員工的發電企業面臨著全部停機的尷尬,最要命的是,大家的吃飯問題怎么辦?

這絕不是一個個案,未來幾年內,將會有大量包袱重、效率低、管理差的火電企業面臨被市場淘汰的風險。

需要強調的是,《關于有序放開發用電計劃工作的通知》還規定,未來要優先保證水電、核電等非化石能源發電機組上網,言外之意,這一政策最大的指向是火電企業。你看,火電還是受害者。

5、以降低電價為目的的地方政府,將會在已受重創的火電企業身上補上一刀。

在與地方政府打交道的過程中,發電企業兩點體會最深:胡蘿卜+大棒,即一方面慫恿發電企業大量投資電廠,以拉動地方GDP,另一方面,為替下游企業爭取利益,拼命打壓電廠降低電價,尤其是隨著大用戶直購電越來越多,壓電廠降電價已成了地方政府的必要工作之一。(電網不好惹,只好欺負電廠,你們懂得)

在新一輪電力體制改革之初,很多人寄希望于本輪改革來“革電網的命”,迫使電網讓利,以降低銷售電價拉動下游工業增長。但隨著配套文件的出臺,發電企業發現,這輪改革原來要革自己的命,因為他們不僅面臨著電網的壓力,還受到地方政府的擠兌。不能不說,發電企業,尤其是火電機組為主的發電企業,也是本輪電改的最大受害者。

上述種種,就是當前火電企業所面臨的嚴峻形勢!

因此,只要用電量沒有大幅增加、電源建設沒有大幅降溫和電量不再被保護這三個條件同時滿足,火電企業大面積倒閉指日可待。而上述三個條件幾乎沒有調整的空間。

供需的嚴重失衡是造成當前困境的決定性因素,因為它違背了經濟規律,必將不能持續。發電側的好轉,最終會通過優勝劣汰重新找回平衡。只是,這種重新洗牌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所屬類別: 行業新聞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

分享到:
 
棋牌游戏平台